改革前途光明开拓希望田野--牟定县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实践历程

作者:李振华 betway必威西汉姆联:2018/12/17 来源:本站原创 betway官网:6624 

1978年以来,农村改革从破冰到攻坚,层层推进、步步深入。农业从传统走向现代、农村从封闭走向开放、农民从贫穷走向富裕、城乡关系从割裂走向融合。沧桑巨变,成效卓著,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砥砺奋进、奋发图强的时代高度。

一、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实践历程

土地承包到户--解决了农民的吃饭问题

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受十年文革的影响,农业畸形发展,农村经济和社会发展落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总结建国以来农业发展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深入讨论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快农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和《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试行草案)》两个文件,指出 要放宽政策,建立农业生产责任制,允许包工到作业组,联系产量计算报酬,实行超产奖励 ,奠定了农村改革的指导思想。为稳步推进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1982年至1986年党中央下发了第五个一号文件。随着这五个一号文件的出台和实施,全国农村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农民生活水平有了较大提高。按照中央、省委和州委的统一部署,牟定县1979年开展了农业生产责任制试点工作,全县有105个生产队建立联产到组生产责任制。1980年,全县1153个生产队,有961个生产队积极探索实行小段包工、定额计算、 联产到劳、联产到组、采取包工、包产、包成本、包交提留等多种形式的责任制。1981年,全县87%的生产队实行两包(包土地、上交公余粮)到户。1982年,全县1206个生产队全面实行“大包干”的联产承包责任制,“缴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实施发展重点专业户。1983年,推行以调整产业结构为内容的第二步改革,发展重点户和专业户2774户。1985年,重点户和专业户增加到5899户。完善第一轮土地承包。1983年3月10日,中共牟定县委制定了《关于切实加强服务,稳定和完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几点意见》。1991年,进行深化农村改革,健全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全县96个村公所(办事处)1257个合作社已有1087个社的稳定完善全部结束,并签订了第一轮土地承包合同书。1997年8月开始在全县10乡(镇)、95个村(办)开展第二轮土地承包工作,至1999年4月,全县完成了第二轮土地承包一定30年不变及合同续签换证工作,全县95个村公所(办事处)1212个合作社承包耕地17.89万亩。2003年,结合贯彻《农村土地承包法》,共填发《土地经营权证书》44497户,承包土地面积163615.58亩。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极大的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全县粮食产量逐年提高,农民温饱问题很快得到解决,群众生活有了较大改善。可以说,这一时期的一号文件通过调整农村生产关系,突破僵化体制机制,释放和激活了农村生产力,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实现了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转变和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为全县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抓住这一关键点,土地承包极大地释放出农民创造力。改革前,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和经营权合一,出工不出力、种地不打粮成为“痼疾”;家庭联产承包,土地所有权和承包经营权分开,“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农民种地打粮热情高涨。牟定县人均粮食拥有量从“吃饭难”1978年的201.5千克跃升至2005年的432千克。农民人均纯收入从1978年的80元增长至2005年的2014元。“一年吃饱饭、两年卖余粮、三年盖新房”,成为“大包干”后广袤乡村的经典画面。

40年,印刻出政策逐渐夯实、不断精准的时间年轮。1984年,基本完成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2002年,《农村土地承包法》出台,“国家依法保护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的长期稳定”。2008年,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现有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2017年,党的十九大提出,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

从土地承包期限15年到延长至30年,再到“长期稳定”变为“长久不变”,一次次调整,回应了全体农民和整个社会的关切。在农民与土地关系的核心利益上,凝练而生动地刻画出党中央的卓越智慧与深谋远虑。

土地流转实践--拓宽了农民的增收渠道

1997年8月中共中央下发通知指出,在第一轮土地承包的基础上,土地承包期再延长30年。2001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下发了《关于做好农户承包地使用权流转工作的通知》,允许土地使用权合法流转。规定“农户承包地使用权流转要在长期稳定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的前提下进行”,并提出“农户承包地使用权流转必须坚持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2008年10月12日,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强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和服务,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有了中央的改革精神,牟定县的一些种田能手和种粮大户开始大面积流转土地。到2018年2月底牟定县农村土地流转面积21580.8亩,占家庭承包耕地总面积的10.8%。其中:转包3968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18.4%;出租16206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75.1%;互换1407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6.5%;流转形式:主要是县内农户之间自行流转,本组、本村、本乡(镇)范围内农户之间流转,本乡镇农户与其他乡镇农户之间的流转,县外老板到我县租赁耕地从事蔬菜或其他经济作物种植。流向:流入农户面积6145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28.5%;流入专业合作社面积3427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15.9%;流入企业面积115.9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0.5%,流入种植大户11893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55.1%。流转期限:流转5年以下16263.3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75.4%;流转5-10年3992.63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18.5%;流转10年以上1534.9亩,占流转土地面积的6.1%。土地规模经营:50 亩以上4353.1亩。流转土地用途:大多数流转土地主要从事于烤烟、蔬菜、花卉、药材等经济作物的种植。通过流转,加快了农业产业化经营步伐,促进了产业结构调整及土地适度规模经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春耕秋收期间农村劳动力紧张的矛盾,促进了农村劳动力的外出打工就业,加速了农业机械化发展的进程,有效降低了农业生产成本,不断增加了农民收入。总之,全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稳定,农民的生产积极性高,土地流转速度不断加快,规模不断扩大,发展势头良好。

土地三权分置--维护了农民的核心利益

“大包干”撬动了板结的土地,但经络还须不断通活。在土地分包过程中,土地细碎化,小规模经营,难以适应大市场,更多农民离开土地等新矛盾逐渐显现。牟定县农民开始探索互换、出租、转让等土地流转方式。在此基础上,党中央做出“三权分置”的顶层设计。由此,从土地“大包干”,历经所有权、承包权“两权分离”,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农村土地改革“三部曲”,成为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又一次重大创新,为牟定县传统农业走向现代农业奠定厚实的制度基础。

时至今日,“三农”问题仍然是新时代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大“短板”,需要继续向改革要动力,补齐“短板”。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形势下深化农村改革,主线仍然是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高屋建瓴的论述,揭示了农村改革的本质,反映出我们党对处理好农民和土地关系规律性认识的升华。

2014年,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三块地”改革走向前台,牟定县蹄疾步稳。2015年,该县“三块地”的探索实践,让更多农民开始享受农村土地改革的制度红利,激发广阔乡村的深厚内力。而探索先行,既强调了改革的整体性、系统性、协同性和综合效益,也昭示了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不能把耕地改少了,不能把粮食生产能力改弱了,不能把农民利益损害了的“四条底线”。

农村改革向“深水区”挺进,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在“变”与“不变”中深刻演绎。变的是不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僵化土地制度,不变的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土地是重要的生产资料,是农民的“大后方”,也是保持农村社会和谐稳定的根本。40年改革求变,始终坚持这一根本,充分尊重农民的首创精神,维护农民的核心利益,把变与不变的选择权交给农民,让农民吃上长久“定心丸”,从而激发出巨大创造活力。

土地确权颁证--确立了农民的使用权属

牟定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于2016年启动,该工作在戌街乡试点成功的同时已全县推开,全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涉及7个乡镇89个村(居)委会,承包土地农户43187户,承包耕地总面积170208.96亩,其中田122938.71亩,旱地47270.25亩。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是农村土地所有权向使用权转变的基础性工作。农民作为土地占有使用者的地位任何人不能代替。确立农民对土地的使用权。通过实施,全县农民取得三大收益:一是有利于强化承包农户的市场主体地位,为巩固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提供强有力的制度保障;二是有利于强化农民土地承包权的物权保障,为保护农民合法权益提供法律依据;三是有利维护农民在土地流转、抵押、担保等方面的合法权利,加快土地流转和农业现代化进程。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乡村振兴更需要深化农村改革,主线仍然是处理好农民与土地的关系。必须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坚持家庭经营基础性地位,坚持稳定土地承包关系,真正让农民吃上“定心丸”。改革要顺应农民保留土地承包权、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意愿,实现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并行,更好坚持集体对土地的所有权,更好保障农户对土地的承包权,更好用活土地经营权。牟定县通过构建农村的产业体系 ,建立新型合作经济组织 ,培育新的经营生产体系 ,把土地的经营权流转到职业农民手里或者善经营会管理的农民手中,全县农民正从土地上获得更大的收益,大步迈向全面小康生活。

二、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实践启示

土地制度改革--推动了农民的乡村振兴

始终解决好乡村振兴的根本动力问题。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重大战略判断涵盖着农业农村这一领域。改革开放40年来,农业农村经济大发展、农民收入迅速增加,农村生产力水平与农村改革初期相比上了一个大台阶。近年来,家庭承包经营与已经发生质变的农业农村生产力不相适应的矛盾已经普遍显现出来,如地块分割过碎与提高农业机械化效率的矛盾、家庭承包经营与土地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的矛盾、小农生产难以抵御市场风险的矛盾等。因此,现行的生产关系已经远远不能适应当下的生产力的要求。所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既要继续大力发展农村生产力,继续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时要积极主动地逐步调整和完善生产关系,解决好乡村振兴的根本动力问题,从而适应并推动农村生产力的发展。

始终解决好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问题。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如何充分发挥农民群众的主体性、积极性与创造性,唤醒全县农民群众的主体意识、责任意识,最大限度地激发农民群众参与乡村振兴建设的热情和激情,激发乡村振兴内生动力,是乡村振兴战略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首先,我们要充分尊重广大农民意愿,把广大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化为推动乡村振兴的动力,把维护广大农民根本利益、促进广大农民共同富裕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其次,特别是在谋划和推进美丽乡村建设项目时,积极为农民群众提供表达利益诉求的多元化渠道,广泛征求农民意见,充分激发农民的首创精神,培养农民群众的话语表达意识,保障农民经济活动话语权,让农民成为乡村经济发展的主要参与者、见证者和获益者,从而争取乡村振兴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

始终解决好乡村振兴的体制机制问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把制度建设贯穿其中。首先,要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衔接落实好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30年的政策,深化农村土地制度、农村集体产权制度等改革,让农民吃上长效“定心丸”,为乡村振兴添活力、强动力、增后劲。其次,要健全投入保障制度,创新投融资机制,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解决好乡村振兴“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公共财政要以更大力度向“三农”倾斜,确保财政投入与乡村振兴目标任务相适应。最后,坚持和完善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各级党委政府要提高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重大意义的认识,各级干部要真正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摆在工作的重要议程上,把党管农村工作的要求落到实处,带领广大群众共同绘就乡村振兴的美好蓝图。

始终解决好乡村振兴的三个文明问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一起抓。首先,要着力提升农民的思想政治素质。把筑牢理想信念放在突出位置,深入推进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进农村、入民心,引导广大农民群众听党话、跟党走。其次,要以文化教化乡民、温暖故土。注重挖掘农村传统文化,把农耕文明遗存和现代文明要素结合起来,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引导农民群众积极向上向善、见贤思齐,营造乡村振兴发展的乡情氛围,使全县农民群众发自内心地热爱家乡,带着真情实感参与乡村治理的整个过程,激发他们在乡村振兴过程中的责任意识和主人翁意识。

作者简介:李振华,男,彝族,党员。1963年12月26日生于牟定县,大学,西南林学院毕业。工作严谨,兴趣广泛,博览群书,谦虚自信。在中共牟定县委政策研究室、中共牟定县委农业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

扫描微分享

共0条评论

发表